CHDiya

画点画/写点文/调调彩墨/佛系少女
以及做自己🍅
萩萩小朋友

舟渡 【七夕】

第一人称费渡视角
果然写第一人称代入感很强啊我第一次写得这么快。
是个糖。

“唉!费事儿,今天七夕怎么过?今年一定要过个有意义的七夕节!”吃着饭的空档骆闻舟突然出声一本正经地说。盯着骆闻舟亮晶晶的眼睛我心里暗暗想道: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喜欢找着方儿的过节日。“要不,咱们去游乐园吧!”错了,骆闻舟不是小孩子,他是个宇宙无敌幼稚鬼。一本正经当个屁用啊,还过有意义的七夕我真的……我男人该不会是个沙雕吧……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如是想,但却也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果然谈恋爱以后会双标吗?是了,是我费总本人了。

算了,为了爱情,游乐园就游乐园吧。

我万万没想到的的是他带我去了鬼屋。

“来来来今天来一把刺激的,我想来这里想好久了今天终于有机会展现我的男友力max了。到时候进去记得要拉紧老公我的手好吧。我觉得以你的识路能力估计会迷路然后吓到哭泣。”“然后你是不是准备把我搂在怀里看我小鸟依人靠着你宽阔伟岸的胸膛当个嘤嘤怪。”我的天我都已经看破他了。他那点小心思我能不知道。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吹什么聊斋啊。骆闻舟不由分说的拉过我的手,强行给我拽进了鬼屋,丝毫不理会工作人员宛如x光的眼神。这是第一次我觉得有点跌面,在外人面前如此臊皮。妈的智障。

一进大门,光线忽的变暗了,顿时让我感到眼前灯光一晃。忽明忽暗的光线让我感觉很不好。大概是让我回忆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吧。眼睛还没适应黑暗,如同蒙了一层黑布似的。从周围不断传来奇怪的声音,似乎有许多冤魂在叫喊似的,黑暗放大了人的感官,顿时让人觉得心惊肉跳。我不自觉地攥紧了身边人的手。紧走几步,突然一个全身鲜红的人瞬间冒了出来,对着我伸出了手,生理反应是下意识的恶心。果然对像血一样东西还是有种不适感,觉得自己心跳特别快,头上直冒冷汗。 风里似乎能嗅到血的腥味夹杂着一丝寒意,忽的穿透身体,刺骨。越往深处走,场景在我眼前变幻。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冰冷潮湿的地下室,我看到了那张书桌,我甚至看到了桌子上的文件和文件上的字。我知道那是幻觉。可是我摆脱不掉的,那是刻在我身上的印记。

断电了。从窗外隐隐约约射入一束惨淡的光,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我仿佛听见了费承宇和范思远忽远忽近交谈的声音。这多么真实。我知道这是幻觉,但是这幻觉多么真实。我说我走出去了,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不可能。多么讽刺。我想要在这时候要跑出去,我想要看见光,我不要在这黑暗的空间里回忆起过去。“闻舟,闻舟,带我走…求求你。带我走…”我喃喃道,挣扎着想要甩开钳制着我的东西。但那太用力了,我甩不开的。突然有人凑了过来,温热的鼻息拍打在我的脸上,他在在黑暗中扳过了我僵硬的身体,讲我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费渡,你听我说。我知道过去很难放下,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新的生活了。是我们,不是你一个人你懂吗,世上所有回忆都是短的。短到仅仅是我们生命的一瞬而已。我们的未来还很长很长。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我爱你。因为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我等到你走出从前,只要你跨出一步,剩下的无论多少步,我都牵着你的手走完。你懂吗?就算我离你十万八千里了,你也要明白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温热的唇触上我的额头,印下一个温柔眷恋的吻。无声无息。我看到了生命中的第三束光落在我的脸上。

我的一生,从此刻上了骆闻舟的名字。

“咳咳……”喉咙有些干,是空调开得太冷了吗?我翻身下床走进厨房倒了杯水。看见冰箱上贴着的字条。“严禁半夜喝凉水,否则和骆一锅一起睡猫窝。”是骆闻舟的字迹。看到这么一句,我不禁又要笑出声了。骆闻舟太好了,好到既真实又虚幻。玄幻的灯还亮着,进门的绒毯上摆的只有我一个人的鞋。

我起身重新倒了一杯水放在餐桌的一角。“闻舟,我又做了和从前一样的梦。我又梦见你了。我都走出来了啊,你为什么食言了。你说好要牵我的手走完这一生的啊,为什么你食言了……”水珠从我眼底无声的滑落,就像那个无声的吻一样。

我的爱人殉职了。我甚至没有勇气看他最后一眼。我不相信他去了那个再也没有一点光的地方。

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

“我明白你会来,所以我等。”出自沈从文先生的《雨后》
“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也是出自沈从文先生
先生的文字真是太美了。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