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Diya

画点画/写点文/调调彩墨/佛系少女
以及做自己🍅
萩萩小朋友

【远谦】遗书

灵感来自原文里面小远野外遇险的遗书

一直想写个小远剖析自己对谦儿情感的文但是一直没想到合适的契机

在生离和死别里,后者永远是最容易认清自己情感的时候
我这次真的!没有!发刀!!我最甜!

所以还是选了原著遗书的梗 原著向

第一人称魏之远视角

        天色渐暗,黛色远山的轮廓隐藏在艳丽流霞之中。清雅且世俗。正值好景确也无心欣赏。流霞散去得快,专属于野外夜晚的气息降下来,快速包裹住已经变得黑沉沉的天和大地上的一切。浓墨泼过天空,坠落地面,唯有一点儿惨淡的清白月光洒落地面。黑夜如同笼中困兽,风水是它的咆哮,忽而的雨滴是它饥饿中分泌的津液。连一丁点儿的月光都不肯留下。谁都不知道它何时出手取走我们的性命,野外被困的焦虑笼罩着所有人。有人在黑暗中独自啜泣。

        是的,这是一个听起来不太幸运的故事。在月色之中我和我的倒霉蛋儿同学们被困在了这大山之中,补给掉得差不多了,和外界失去了联系。获救是个未知数。我是不是该留下一封遗书了呢?

        我拨弄着地上的被雨水濡湿的草,在凉透了夜色之中想起了另一份遗书以及一个人。

        “渍。”咬破指尖,我攥紧了手心。都说十指连心,果真是如此。看着血滴落在草丛消失于泥土,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一个人终究是要消失在土地里的。

       ‘等我死了,你能别把我扔了吗?老师说死人要被埋在地下,你能把我埋在家门口吗?’

        我想起小学掉牙留下的遗书,不禁哑然失笑,随即是液体从我眼角滚落的感觉。是咸涩的味道。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领回我的尸体?你会不会把我埋在家门口?会不会每年给我买一束花呢?

        手里的草沾上了我的体温,是温暖的,我的血是滚烫的,我的心是炽热的。我捏这草,蘸上我温热的血液,在餐巾纸上写下了第一个字。

        年少时写遗书的风格是不会改变的,我交代好原因遗产,却并没有像我的第一份遗书那样大言不惭的评价我的一生是短暂而有意义的。我知道我的一生如果在此结束,那是不完整的。我追溯我的青春年华,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充斥着你的声音你的身影。你带给我的是你所有的一切,情感,家人,是一个完整的家所有的一切。我能给你带去什么呢?我只给你带来了压力,苦闷,还有现在的纠结。可是我没办法放下的,你知道的。因为我爱你啊。我可以看你按着你的步伐走下去,我可以看另外一个不知名的女士和你组成家庭,我只需要远远看你幸福平安,我愿意护你一世周全。只要我能活下去。

        泪水染湿餐巾纸的一个角,我轻抚着展平它,落下了我的第一个字。

        “我从生到死,就是一个又一个颠倒而尖锐的执念,回想起来,再无其他了。熊哥的话,我明白了。”

  “只是如果戛然而止在这里,没能见你最后一面,依然是莫大的遗憾。“

        我有办法欺骗我自己,但是我没有办法欺骗我的心。熊哥的话我到了底还是没想得透彻。我知道就算我再如何给自己心理暗示我还是放不下的,我没办法放下我的情感,我没办法忘记你,我没办法忘记我爱你。

  我在纸上写下一串你的名字,脆弱的纸面几次被划破,被血迹糊成了一团。都说血是通灵的,你能不能感受到我的思恋?

        “哥,你能不能不要推开我?我真的好爱你。”我好像看见了你第一次在我面前的样子。我现在思维有点错乱,我看到你,一言不发地走进厨房,草草地下了一锅清汤寡水的挂面汤,端到我面前的样子;我好像看见你带我逃出地下格斗场的样子;我看见你拿着我的成绩单骄傲却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我看见你拿着留学的材料拖着行李箱放到我面前的样子。“哥,你能不能不要丢下我?我真的好爱你。”

        东边冒出了一星半点的阳光,我吃力的睁开双眼,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阳光一点点落在我马上要凉透的身体上,一瞬间我仿佛听见了躁动的声响。艰难地支撑起身体,眼前是模糊的人影。我知道我们得救了,这将是我的新生。

        哥,你等我。我们的路才刚刚开始。

       

评论(4)

热度(39)